bet36为什么登不上去
首页 > 德艺双馨 > 正文

全国第七届“德艺双馨”电视艺术工作者 窦爱莉
2011-12-30 09:48:00   来源:贵州视协   评论:0 点击: 收藏

电视,我的梦 —— 窦爱莉 坐在熟悉的主播台前,或者在家看着自己的节目的时候,常常浮想起这样的问题:如果不做
电视,我的梦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 窦爱莉
\
        坐在熟悉的主播台前,或者在家看着自己的节目的时候,常常浮想起这样的问题:如果不做主持人、不走进电视,我会是什么样子,会有一番怎样的人生?究竟是我选择了电视,还是电视选择了我,给了我一个相伴一生的梦。
        人生是由很多“偶然”和“必然”组成的,很多时候,“偶然”往往改变一生。在电视只能收看到四五个频道的年代,贵阳电视台面向全省招聘主持人,面对近千人的报名队伍和只有一两个录取名额的现实,懵懵懂懂的我对竞争的残酷和激烈毫无所知,更不会想到它究竟会带给我怎样的命运转折。那一刻,我是幸运的,是“电视”选择了我,让一个“灰姑娘”偶然闯进了它所编织的华丽梦境。
        初涉电视,犹如初入梦境,什么都好奇、什么都想学。当时,台里有一档编辑类的节目《请您点播》,作为主持人,我“全能”地包揽了文案、主持、灯光、音响、录制、剪辑等等所有的工作。其中,令我记忆最深的环节是自己给自己录口播:写好串词,化好妆,打开演播室的灯,将摄像机对准光区下的主持台构好图,按下录制键,飞奔到主持区坐定,对着摄像机摇头晃脑地说上一段,又迅速跑回录制区,暂停—倒带—看看录上没有—灯是不是打歪了,这样的程序来上四五回,大致就可以录完这一期节目了。在那个“皇帝女儿不愁嫁”的年代,这样“一个人的栏目”竟也创造了收视高峰,让我被观众所认识和熟悉。那时,我曾经天真地以为,电视是如此简单,“美丽、鲜花、掌声、名气”,有些飘飘然的我做着一个人的电视梦。
        不知不觉,七年的时光在聚光灯下悄悄溜走。又一个“偶然”选择了我,我成为了贵州电视台的一名主持人。
        离别聚会的时候,一位心思细密的好友送了我一份礼物,是一张收录了我七年屏幕经历的光碟。“得空好好看看吧,留个纪念,我想对你会有用的”朋友轻轻地说。晚上回家,打开光碟,那一刻,心情顿时随着七年的岁月起伏难平。从第一次稚嫩的出镜,到离开前最后一次木讷的播音,当日子堆砌在一起时,才发现自己对电视的感受曾经那样的单薄。工作的忙碌、思想的浮躁,让我们的灵魂常常追不上身体的脚步,而朋友的这份礼物恰似一声轻轻的呼唤,让我在人生的节点处得以放慢脚步、沉静思考。浓缩了年轮的光碟让我明白,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“电视”,这份爱发自于我对它的憧憬,更源自于它对我的给予。一幕幕熟悉的影像让我顿悟,从青涩走向从容,其间凝聚了同伴与观众多少的呵护与勉励,离开了团队,我能走多远?没有了观众,我的电视梦又将何所凭依?

        我是幸运的,让我顿悟的同时,电视赐予了我新的机会。就像对待失而复得的恋人,我小心呵护着这一次全新的“电视梦”。在贵州电视台工作的这些年,从新闻节目、高端访谈,到春节晚会、多彩贵州大赛,我的电视舞台越来越宽;从华彩舞台到田野乡间,从主播台前到基层一线,我的电视梦也越来越丰满厚重。“对事以真、待人以诚”,是电视教给了我,做人的标准和做事的境界。话筒前,游走在字里行间,细细体味编辑记者对文案的苦心打磨,声音便有了一份灵气;舞台上,注视着灯光师对光影的苛求、录音师对音色的挑剔,笑容便平添了一份温暖;镜头里,面对着千万双关注的眼睛,心里便升腾起一份责任。用心感悟,且知且行。告别了多梦的年纪,一个人的“电视梦”已经渐行渐远,而懂得了珍惜与感恩,我的“电视梦”却更加执着从容。
 
 \
 
 

相关热词搜索:艺术工作者 电视 全国

上一篇:全国第七届“德艺双馨”电视艺术工作者 叶光良
下一篇:全国第八届“德艺双馨”电视艺术工作者 王友军

分享到: 收藏
最新评论

协会简介 | 协会章程 | 第四届主席团、理事 | 历年大事记 | 历年获奖 | 友情链接